格嘟 Gedu

这几天暂时有事!明天就回来啦!✔

【晓薛】暖冬·一发完

一发完的短片甜饼嘿,全文约3000字左右。


冒泡✔




冷冽的寒风不断的吹过,为本来就没什么行人的街上更添了一份孤寂。薛洋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溜达,全然不去管自己早已被冻得通红的脸颊。


他现在脑子里简直是乱套了,自己怎么能做出那么出格的举动?但是…但是一看到那张在沉睡中美貌的脸就控制不住自己啊,该死——怎么能去吻晓星尘呢?


要是吻完了就完事了也行,可是还被发现了…刚一吻上去,人就醒了!


没有办法,看来目前是回不了宿舍了。


薛洋从裤兜里拿出手机,从通讯录中找到了一个号码,按了下去。


“嘟嘟…喂?”


“小矮子,借住一宿。”



一推开门,扑面的暖气迎面而来,但屋中却没有人。薛洋打开微信问了金光瑶一句,随后就放下手机去泡热水澡了。


“呼…”他把整个身子都浸在水中,不断的催眠自己一切都会过去的。


毕竟时间会冲淡一切的,对吧?


草草的冲完澡后,薛洋随便从衣柜里拿出一件衣服,躺在床上看手机。


【20:00 小矮子: 啊成美抱歉哈,忘记跟你说一声了…我这几天要出去和二哥玩,估计暂时不会回来了…好啦我还有事,拜~】


【23:13 汤圆不甜就掀摊: ok了解,祝你们约炮愉快~(还有成美我不认识】做了无力的辩解后,薛洋就离开了与金光瑶的聊天界面。


离开后,目光却停在那个“特别关注”中,备注为“想吃你给的糖”的那个星标好友。终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还是点开了与那人的聊天界面。


并没有新的来信。


薛洋烦躁的退出了微信,放下手机去向电脑桌,打了几把撸啊撸。



第二天薛洋是被太阳晒醒的,一起床他才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他的东西还都在宿舍啊!


啧,真麻烦。


套上昨天的衣服后,薛洋就去厨房煮了一碗白粥,顺便撒了半罐子糖。薛洋一边吃着粥,一边寻思着该怎么把东西先拿回来,之后再把宿舍退了的办法。


反正他薛洋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晓星尘了!


“我记得他今天下午是有课的吧?”再三确认晓星尘下午的确有课后,薛洋直接把碗放在水池里,穿上棉袄就出了门。


正值寒冬腊月,一出门冷风就毫不留情的往脸上呼 ,吹得薛洋一愣,随后他又进屋把自己裹成一个粽子才再次出了门。


薛洋轻车熟路的走进校园进了宿舍楼,找到宿舍后就推门而入。


“跟我想的一样,果然有课。”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薛洋便开始愉快地收拾起东西来。


但…刚收拾一半时,宿舍的门突然开了,薛洋背后马上传来熟悉的声音:


“薛洋?”



薛洋是一个大一的学生,刚开始分宿舍时因为某些原因他就和比他大两届的晓星尘分到了一起。义城大学一般都是两个人一个宿舍,因此薛洋就这样开始了他的恋爱、准确来说应该是暗恋之旅。


其实一开始薛洋对这个品学兼优的校草+学生会主席是没有什么感觉的。因为凭着薛洋的自恋程度,他一度执拗的认为他比晓星尘长得帅。


第一次心动是在一次连球赛中他不小心骨折,在恢复期间晓星尘那无微不至的照顾。


使薛洋感到了他从未感到的温暖。


第二次,也就是他正式确定自己喜欢上了晓星尘的那一次——是晓星尘不经意露出的微笑。


太好看了。


于是乎,薛洋从那天开始就疯狂的赖着晓星尘,躺在地上打滚那可是常有的事。


他有时甚至感觉自己无药可救了——自己是真的一天比一天的喜欢他啊。



“薛洋?”


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停下了收拾东西的手,转头去看那在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脸。对视了许久,薛洋率先避开了目光,低下头若无其事地道:


“你今天下午不是有课吗?”


晓星尘像是没有想到薛洋会来这么一句,足足沉默了十秒左右,才缓缓地说:


“今天老师有点事,把课调了。”


空气中都透露着尴尬…


“你这是…要走吗?”晓星尘这才刚注意到地上的行李,沉声问道。


“啊…嗯,毕竟之前的事…我很抱歉。之后,我不太想因为自身的原因而去打扰你的生活,因此,我要去别的宿舍啦。但还是一个学校的,以后估计会有很多见面的机会…”薛洋一口气含含糊糊的把自己的想法表达了出来,随后快速把行李箱一拉,走出了宿舍。



晓星尘是个白切黑,这一点他自己都承认了。他表面上温文尔雅,其实实际腹黑的很。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完美无缺的纯黑,却喜欢上了自己同一个宿舍的学弟。


跟薛洋不一样,晓星尘第一眼一见到他就有种奇怪的感觉——像是本就认识一样,很是熟悉。在之后的相处中,那种奇怪的感觉逐渐变为好感而后又变为喜欢。


那天他实际上根本没有睡着,而当薛洋一上来吻他的时候他其实内心并不讨厌,甚至可以说是狂喜。但为什么他当时没有去拦住薛洋出门呢?可能因为高兴过头了,一兴奋忘记把薛洋拉回来再对他说一句“我也喜欢你”或是“我愿意”。


为此,晓星尘郁闷了好几天。但他并不知道薛洋在哪儿,因此这几天也没有去找他。更巧的是,这几天他的手机正好坏了,拿去维修了!因此…emmmmmm造成了各种各样的误会。



“薛洋!等下!”晓星尘在原地愣了几秒,随后一个箭步冲上去追薛洋。


薛洋听到晓星尘在叫自己,也并不停下,而是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到后来都跑了起来。他现在大脑一片空白,说实话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只是觉得,如果被晓星尘追上了恐怕会有不好的结果。


但无奈他手中毕竟拉着一个沉重的行李箱,终是被晓星尘追上了。


晓星尘紧紧的抓住薛洋的手腕,随后不断收紧,不断收紧…把薛洋握的生疼。


“请问晓学长还有什么事儿吗?”薛洋因为身高的原因,不得不去抬头看向晓星尘。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谁知晓星尘竟直接笑了起来,并且是那种前仰后合的大笑。


啊…晓星尘貌似笑点很低呢…


以前他常常因为一点小事就笑起来,并且谁也无法get到他的笑点。问题是!他一笑薛洋就也想笑,笑声是会传染的!


因此,不到一会薛洋就绷不住了…


两人在走廊上大笑着,活似两个神经病。终于,他们被在巡视的教导主任骂了一顿。正因为这样,薛洋暂时走不了了…


“不是,晓星尘你刚才笑什么笑啊?”两人一齐回到宿舍后,薛洋躺在床上问道。


“啊…就是你说晓学长…小学长…噗…”才刚说了几句,晓星尘就控制不住的又笑了起来。“得得得,您还是别说了吧!”薛洋表示无奈,但随后他像是又想起了什么,起身问道:“啊对了,你刚刚想说什么来着?”


“啊?”晓星尘一时没缓过神儿来,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薛洋的问题,“嗨,刚才啊…就是…我喜欢你…”


薛洋听完这句话心跳都漏了一排,幸(性)福来的太突然!


“…的电脑很久了。”晓星尘又继续说。


“啥…?”幸(性)福就像一道闪电,来的也快去的也快。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紧接着就是晓星尘的爆笑。


总算意识到他是在成心逗自己的薛洋顿时气的不打一处来,直接把枕头扔向了晓星尘,同时发出一声怒吼:“我他妈之前怎么就没发现晓星尘你是真特么的欠揍啊?!”



社会你洋哥,人毒话超多。


自从那天和晓星尘确认过眼神,遇上对的人后,简直是愈发猖狂了。


这不正赶上开学季,学生部整天忙得不可开交吗,而薛洋经常把学生会长(晓星尘)一眼不和就拐走了,晓星尘的好兄弟宋岚最常说的一句话就变成了:“见色忘义!”


而同道中人们则是一听到薛洋那极具特色的脚步声就立即掏出手机……你懂得,发上校园论坛,有狗粮当然要分享啦!


义城大学的人就经常被他们秀一脸,这对男男可谓是秀之极秀!到处秀恩爱,撒狗粮!


这种丧(jian)心(zhi)病(bang)狂(ji)的日子就这样随着薛洋晓星尘的花式撒狗粮一天天过着,果然啊,晓薛什么的最甜了!


“晓星尘,你有多喜欢我?”


“比昨天多一点,比明天少一点。”


end.



【晓薛】霜降 1⃣8⃣🚫(懂我意思吧)

元旦快乐er!


被屏蔽了?!神奇…emmmm


(打广告,去看看我之前的文吧)


超超超短预警!


有一点车嘿嘿嘿


好啦去评论叭!


如果不行去围脖→浪勒个浪嗨


嘻嘻嘻


【晓薛】无感(下

真的是…越写越水…


第二天一早,薛洋刚一抬眼就看到了某人的盛世美颜…


我艹啊啊啊啊啊啊这人谁啊啊啊!!!


冷静下来再定睛一看…我艹是晓星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为什么在我床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洋…现在还早,再睡一会…”晓星尘不知道怎么醒了,说完还在薛洋头上瞎胡噜了两下。


泥煤的这一种老夫老妻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不是…晓星尘你给我起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薛洋一骨碌坐了起来,但很快又倒下了…


这腰又是怎么一回事?!尼玛的怎么这么…嘶…痛?


一见到薛洋如此这般,晓星尘直接叹了口气,伸出右手附到薛洋的腰上,轻轻按揉起来,“还痛吗?”


“啊啊啊啊啊啊晓星尘你给我松手啊啊啊啊啊啊!!!”


“不松。阿洋你这算不算是,穿上裤子不认人?”晓星尘满含笑意的看着薛洋。


“不…不是吧???…你…我…我你…”


“嗯。”


不是什么啊你就嗯?!!!!


“既然睡不着的话,那你早上想吃什么?”说完晓星尘便起身更衣,“先说好必须是有营养的。”


“晓星尘!!!我要杀了你!!!”


看着薛洋猛的起来又猛的倒下,晓星尘扶额无奈…


只好走过去,抱住薛洋,轻轻说道:“阿洋啊,可能你昨天是没太听清楚,我心悦你,并且请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听完这话的薛洋整个人都不好了,要不要这么撩啊喂?!


—————————————

番外,关于在一起后的几个小问(因为正文太短了所以…emmmm)


Q:请问两位自认为在对方心中是什么形象?


洋:冷酷帅炸屌炸天的洋哥。


星:这…我就不说了吧。


Q:薛洋请问一下你是如何接受你被晓星尘上了这件事?


洋:…尸毒粉的味道你想尝尝吗?


Q:晓星尘你当时为什么想不开上了薛洋?


洋:什么叫想不开?!


星:好了阿洋别气。并不是想不开,而是听了哪位姑娘的话心中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仔细想想,我可能从很早以前就已经爱上阿洋了,因此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Q:请问谁是攻谁受?


洋:…


星:我攻。


Q:当初是怎么定攻受的?


洋:要不是当时我有病在身,老子肯定是攻!A爆了好吗!


星:咳咳,其实我怎样都行,阿洋开心就好。但…阿洋你的腰好了?


洋:道长我错了!!!QAQ


Q:最喜欢对方的什么?


洋:道长的笑容!


星:他的一切。


Q: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


星:没有早点遇见阿洋。


洋:当初逼道长自刎。


Q:两位大约多久一次?


星:看心情…如果阿洋想要了就…我是决计不会强逼他的,除非他不乖的时候。


Q:一次大约是几轮?


洋:不是这东西还分轮的嘛?


星:七,八次吧。


(真的不会死人吗?!


Q:最想让对方叫自己什么?


洋:咳咳咳…阿洋就好。


星:夫君。


洋:夫君~


星:怎么办太可爱了!!!!想ri!!!


Q:在高潮时想的是什么?


洋:一片空白啊!!!那时候还能想东西??!


星:我的妈呀太可爱了。


Q:在那方面最不满意的是?


洋:太大。


星:太小。


Q:只想对对方说的话?


洋:最喜欢道长啦~


星:我也是。


(措不及防的一碗狗粮)


【晓薛】无感(中 r18

我好颓啊,有人看这个嘛???


…这就是传说中的啪啪啪解决一切。。。


中间还混加了些奇怪的东西…


我真的好颓啊…感觉没人看啊…不想写了…


那就评论走外链吧!


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


【晓薛】无感(上

又名<无视世道,感受真心>


哈哈哈名字高大上!


点进来看晓道长挽回心碎洋!


分上中下,三天连更。



“道长…道长…”金光瑶在一旁默默看着在床上昏迷的自家崽子,先前到是并没有听清他到底是在叫谁,但凑近细听,却是能听清他一直在叫的人——晓星尘。


“都这种时候了,还惦记着他?”随后又不禁失笑道,“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宗主…这是…”刚一踏进房门,苏涉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这薛洋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了?


“啊…”看着昏迷的人,金光瑶竟是一时不知该怎么说才好,“今早外出时,看到他躺在路边,说实话我也挺震惊的…一开始还以为被人盗墓了呢。”


“那…宗主做何打算?”


“等他醒来吧…”




次日一早,金光瑶就在膳房给薛洋熬药。左想右想,终是在药中放了几把白糖。


推门而入,人仍在昏迷当中。


无奈,只好把人扶起,拿勺子一点一点的把药喂下。废了大半天劲,总算是稀稀拉拉的喝完了…


“真是难伺候的娃。”金光瑶坐在床沿观察着薛洋,他身上并没有伤,多次把脉五脏六腑也都俱全,可就是怎么也醒不来。


“道长…我错了…”又听见了这个人啊,这是第几次了?金光瑶在心里想着,没准…晓星尘会知道些什么…


“苏涉,走。”


“宗主,去哪儿?”


“去白雪观,见那清风明月。”




轻叩屋门,两位小童便从中走出,“不知金宗主前来是有何事?”


“有一事须和晓道长商讨。”


其中一位摆出了一个“请”的手势,金光瑶便随之进入。


“金宗主稍等片刻,道长一会便来。”


轻抿了一口茶,晓星尘就到了,“敛芳尊,是有何急事?”


既然如此直接?


“不知晓道长是否还记得我家的那位客卿。”金光瑶边说着边注意着晓星尘的神态,当他说完说这话时,晓星尘的眼中明显的闪过一丝惊异,尽管是一闪而过,但还是被金光瑶捕捉到了。


“怎能不记得?”晓星尘应答颇为自如,“毕竟当初见过几面,印象深刻。”


呵,竟是直接略过义城三年吗?


“前些年对于您家客卿之死,星尘表示惋惜,毕竟之前还想切磋讨教,如今却没了机会。”一气呵成,其中情感之充沛让金光瑶这个影帝都有些自愧不如。


“啊…那看来此事与道长无关了。”金光瑶起身离开,“打扰。”




“宗主!”前脚刚进金陵台就听见了苏涉的叫嚷声。


“何事如此急忙?”金光瑶倒也不责怪,毕竟平时苏涉是很稳重的,能让他着急的,一定是大事。


“薛客卿…醒了!”


听完这话,金光瑶连忙踱步到薛洋所处的客房。“成美…”话还没说完,就见薛洋右手持一把小刀,正欲朝左手颈动脉割下。


金光瑶抢在他前面,一手挥开了那把小刀。怒喝道,“你在干什么!”


对上薛洋的眼睛后,金光瑶才发现了不对劲。他的眼睛毫无神采,就似一摊死水般,直直地盯着前方。


“成美…?听得到我说话吗…?”金光瑶的声音颤抖的厉害,把手在薛洋眼前挥了挥,果然没有任何反应。


“快找大夫来!”




“他…怎么样?”


大夫摇了摇头,“五感尽失…”


“怎么会?!”金光瑶的表情极为丰富,先是惊异,后是伤感,最后则是满满的杀意。“依您看,是人为的还是…”


“不像,应该是使用了某种禁术而后反噬而成。这禁术还不简单,他现在应该还能依稀听见,看见些东西,但再过几年,怕是真正的无感了。”


送走大夫后,金光瑶回到房里思索起来。禁术…?是什么事情让成美使用了禁术?


金光瑶尝试着与薛洋交流,但薛洋直接偏过头去,不去理,不去看。


这可难办了,五感尽失,相当于听不见,看不到…


“唉…成美你这又是何苦呢…”




整整三天了,薛洋却一直躺在床上,任由金光瑶使出十八班武艺,连看都不看一眼。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宗主,晓星尘他…来了。”苏涉踏进屋门禀告道。





兰陵台,接客室内。


金光瑶和晓星尘面面相觑,谁都没有先开口。


“金宗主,让我去见见薛洋吧。”晓星尘沉声道。


金光瑶正欲开口,却对上晓星尘的眼神…


唉,即是成美心悦之人,那应该…


“晓道长且随我来罢。”终是软下了心。




时间线回到薛洋昏迷被捡回前→


薛洋其实从始至终都没有真正的“断气”,各种意义上。他用的就是一种禁术,能使人在死过一次后仍能使肉身与灵魂苟存于世,但这也是有代价和时间限制的。


代价为失去五感,并且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加强,时间限制则为二十年。


薛洋从小就是孤儿一个,无牵无挂,性格自然也是随性得很。那么到底是什么使他情愿如同废人一般留在世上呢?


答案自然是晓星尘。


他想再次见到晓星尘,再次与他说说话,如果能对他说出那句一直没说出口的话,那自然便更好了。


等了整整9年,明月清风重回于世。


这九年根本不算什么,于是当天夜里,薛洋就跳下树枝,进了晓星尘的屋子。


本来只是想看看他,只是看看就好。但却不曾想…


“薛洋!你来这里干什么?!”冰冷的声音,冷的叫人心寒。


又是不听任何解释,直接把霜华捅入要害。


薛洋从始至终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地看着晓星尘,眼神从来没有移开过。


像是已经把容貌刻入了脑海,薛洋终于低下头,缓缓开口:


“晓道长当真是不留情啊,我这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直接动起手来了?”


“我今天来呢,就是想来做个了断,你还记得吗,我欠你一条命。”


“但是,但是在我死之前,您能不能听我说几句话,就几句…放心,不会浪费你太多时间,也不会恶心到你的…”


做后的那句话带着几分哀求的意味,殷红的鲜血不断从薛洋身体中流出,而晓星尘则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你知道吗晓星尘,我喜欢你啊…”


“啊…抱歉啊,明明刚说完不会恶心到你的…但是,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啊…”


“但是,我并不知道,并不知道该去如何对待,去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并没有人教过我…”


“之前我做过的事真的很对不起,抱歉…你,能不能原谅我…”


“只要原谅我就好…好不好?”


并没有任何声音。


薛洋自嘲的一笑,直接拿手去握住霜华的剑锋,把他硬生生拔了出来。


“道长…再见。”


随后便晃晃悠悠的走出了屋。


仅存的意识使薛洋来到了他们最初相遇的地方,


“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吧…”


黑色的身影倒下了。


第二天,就被金光瑶捡了回去…


晓星尘沉默的坐在屋中,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床上的薛洋。


“你知道吗,其实我和你有着一样的感情啊…”


“只是…只是我实在接受不了…”


接受不了你就是薛洋,薛成美。


那个十恶不赦的恶人。





重生<宋晓薛>终成眷属 14 完结篇【中】R18

妈耶车终于来啦…


嘿嘿嘿深夜更没想到叭【奸笑】


(毕竟刺激的东东就要晚上see)【划掉】


因为太长了…所以分成两段!


另一段明天发!你们先慢慢看着不着急!


评论看污风浊月和暴雪砒霜呀~


遂心【晓薛】r18

拖更技术哪家强,就来LOF找格嘟。


死皮赖脸的我哈哈哈嗝…


婚车写了一半就被老师收走啦,另一半明天去学校写🌚


明天一定!再拖我吃屎!


评论去看洋洋哭呀~


重生<宋晓薛>忠臣眷属13 完结篇【上】

注意这不是车!是剧情!


先把剧情过一过!


明天1w字纯车走起!


各种play描写细致相信我!


卡车使我快乐。


评论外链。


明天深夜见…


【晓薛】r18 abo 短小车

这是昨天欠的账嘤嘤嘤…


我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明天婚车见…


评论走外链。